祖宗_数学什么的请原地爆炸

对的我不挑糖刀车都吃,喜欢的超级多可能日石啊日船啊(大雾。首推汤姆我男神,其他的全是二推不分先后

不是说……提起塞纳河的话,当然还是马鹿啊……怎么啦……马鹿偏朵的人心里真的翻了,全翻了

我们班化学老师:“知道你们现在一个个像啥吗,像旧社会!跟人家鲁迅先生写的祥林嫂似的,眼珠间或一轮,证明是个活人。”


又是化学老师:“咱学校咋说也是个重点,你们是体格子太沉了才重上来的?”【一米六九十二斤的困惑】


又是化学老师:“你们现在想考啥大学?孵蛋?我给你们算过了,你们现在要是不念还可以省下十万块,有这钱去农村买块地,扣几个大棚,种菜养鸡养鱼养猪,发展副业,以后开个农家乐,送送快递,前途和钱途都有了,回家吧放了我吧”


化学老师四杀:“咱们班有很多国际组织。比如你们中考的时候我去判卷,有人说菜锅起火了放沙子灭火,你能说人家不对吗?这是属于SBA的。还有的,属于NBA,属于CBA,属于DSBA”

【后来这四个词成了我们班人的暗语密号,骂别的班可好使了


一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感想

昨天,我听说三森结婚的时候,我在被窝里僵硬了一分钟。就好像是一道惊雷顺脸劈一样,我当即心情复杂了起来。


我是在一七年年初的时候入了缪斯的,而且是在缪斯1st里对森森森和派派一见钟情(DD一次一见钟情好几个不很正常吗?!)我后来知道森森森有对象了,心情还稍微复杂了一下,但是你看毕竟那个岁数了,有个对象很正常——尤其现在三十多岁了结婚也正常。


正常。



只是太突然了,突然到让我们措手不及。同样作为缪斯全员推的一个同学,早自习难得醒着,苦笑着递我一张纸条,上面写 “九木老师终于结婚了,只能祝她幸福了”我传回去,我说,“是啊,只能祝她幸福了。她开心就最好了。没关系,你看你缪还有八个单身狗呢,现在想想还有八个闺女没嫁呢。”(缪斯里出了一个叛徒



虽然我这么说了,虽然我是一直安慰我自己三森铃子这个女人开心就好了,但是这是我饭偶像以来第一次看着自己偶像出嫁。像是养了盆花,冈田先生摘了花了之后把盆都端走了一样。然后我发现我最近推的几个都是三十多岁了,都到了该连盆带花一起端的时候了。思虑至此我真的更闹心了。


三森铃子新婚快乐,你幸福你高兴我们森厨就没话说了。



俾斯麦突然昏倒了。
作为她同居的恋人,胡德接到女灶神的通知后便赶了过去。
女灶神给了她一个微笑,“不必担心。上将只是劳累过度而昏倒了,好好休息几日便无大碍。”
胡德微微点头,“那么女灶神小姐,俾斯麦需要在这里躺多久?”
“嗯……您可以现在就把上将带回去。”

胡德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您这是?”
“叫搬家公司。五万多吨我带不动。”
(大雾

“嗯……最近皇家事务繁多,那么俾斯麦就暂存在这里了。有劳您了。”
“……”
女灶神:我没听说过谁家对象可以暂存的,真的,胡德上将。

虽然胡德表现的相当冷漠,但是她还是在第二天拖着俾斯麦回了家。
俾斯麦也很争气,在回家后的晚上就醒了。
胡德不太明白这个人怎么回事。
都在一起这么久了,突然一副防备态势,还有一种迷之青涩感是怎么回事?
“嗯……胡德小姐。请让我回家,谢谢。” 你看她这副模样,这个语气,完全就像是很久之前她们还是学生时候的样子。
胡德暗自腹诽,在想到学生时候她突然瞪大了眼。

“俾斯麦同学。”
“在。”
“明早上什么课?”
“炮术课啊。诶胡德,你怎么啦?”
骗人的吧。
胡德面上挂满了微笑,内心全是波动。

胡德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去让精神回到了学生时代的俾斯麦认清事实。
俾斯麦本来持着怀疑的态度,不过看着明显老了许多的胡德,她选择了相信。
“不,这是成熟,不是老。” 胡德微笑着又捏紧了手里的主炮。
“……是。”

“但是胡德……小姐,请问……长大后的我,是不是比我那个时候的你还要……”
俾斯麦憋了一会儿,最后她说 “盲障?”
“我不记得那个时候你这么的不会说话。”
“抱歉。”

东方纤云现在特别慌。

他一个魔修,被正道指名道姓要杀的魔修,被一个正道约出去喝酒了。

好歹魔修不该这么怂……

躲在一边蹲守他大师兄的花慕慕残念的想。

他们百媚教摊上东方纤云这么个大师兄简直是……药丸,不杀人的魔修是魔修吗?不抢劫的魔修是魔修吗?哪天他就投奔他在正道逍遥门的弟弟叶昭昭去。

东方纤云也挺委屈。

他不是不想反抗,主要是不敢。

印飞星抓着一坛子酒就在他房间杵着,他赶不走打不过,委屈坏了。

花慕慕在外面蹲着堵门,他作为大师兄总不能怂吧。

“你是来杀我的?”

“……”

印飞星抬头看他,“不是。”

“诶你早说,八戒你吓死我了。”

“我是单纯找你来喝酒的。”

印飞星难得的没有反驳“八戒”这个名字。

“那好啊,不过你能喝吗?以前你找我走剧情……”

可是一碗就倒了。

东方纤云在印飞星的眼神下把话咽了回去。

“那……那行吧。”

“……我练了。”




所以说,所谓的“练了”,是从一碗倒变成三碗倒吗。

这人呐。

东方纤云打横抱起了印飞星,却不想印飞星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

“诶八戒松手!这不是逍遥门的袍子!这布料少!衣……衣服要掉了!”

“大师兄……”

“啊?”

“以前我喝不过你……在上一世和这一世的十八岁。”

“啊……”

“怎么现在还……!”

“八戒?若是你想的话……我现在便也就醉了。”

印飞星红着脸看他,看不出是喝酒上脸还是其他的什么。

东方纤云把他放倒在床上,俯身在他耳边低低的说道。

“为你而醉。”



END

花慕慕:啧啧啧没眼看没眼看。原来你是这样的大师兄!

叶昭昭:果然大师兄和二师兄是这种关系吗……难怪三师姐表白大师兄的时候二师兄追着大师兄打。

印飞星:(原地爆炸)






不好意思渣写手写的渣文……脑洞源自我爸和我大爷喝多了的对话

要不是他是我亲爹,我真的想站他们CP


卧槽罗素出俩!果然我偶尔也是能白一下

BE三十题

试试水,总感觉我写着啥莫名其妙的东西拉低了这些tag的水准。

相当ooc,有意见欢迎来提。

16、我们都老了

“呐露琪尔?我想和帕帕拉恰谈谈。”

露琪尔揣起锤子,“嗯好,正好我要去给杰德做一个韧性测试。”

伊尔洛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说:“别是给我买橘子去了。”【雾】“谢谢。”

露琪尔挥了挥锤子表示没关系。

伊尔洛低头看着帕帕拉恰,一点点陷入了回忆。

“你越来越懒了。这一次你睡得太久了……久到就连法斯,都变得稳重起来了。法斯是在你这次沉睡期间诞生的新宝石。你还记得蓝宝石他们吗?我觉得吉鲁空那孩子越来越像他们了。我真的担心他被带走。

很多时候我就在想,我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可我是最年长者,我不可以和那些孩子们说这个。……找不到最开始的理想了。”

他叹口气,夕阳余晖下的帕帕拉恰似乎随时都能睁开眼,但他知道这不可能。

“那么,晚安。记得在你旁边给我留个位置。……开玩笑的。”

   



21、梦里的圆满结局

只差一点点。

就只差一点点就可以了。

再、再伸长一点点。

他抓住了正在撤离的月人。

他成功击退了月人。

他接住了破碎的安特库。

法斯猛然惊醒,“原来,是梦啊。”

他笑着捂住眼,“怎么……仅仅是梦啊。”

眼眶内的合金无法控制地流下。

只有两题,辣鸡的我脑洞不够(没办法辣鸡就只是辣鸡

感谢各位看到这里,真的。